恶魔成长记


 

 

 从小学,到初中,再到高中,终于来到了大学,按部就班地成长,也没什么不好。现在,大学本科即将毕业,可以自定义地生活了,心中却满是忐忑、小心翼翼……

 

 四年,积累了很多东西,最多的,可能要数我电脑硬盘中那一堆堆写得很烂的程序代码了,虽然很烂,不过也没关系了,因为我也不会再去看它,已经过了那段时期了!现如今,我还是想要知道到底大概写了多少行代码?数据结构的焦老师告诫我们,本科毕业前一定要写够十万行代码量才行!即将毕业,是时候开始统计下代码量了,于是今天抽了半天时间,整理出了程序,下了个自动统计代码的工具,但是有个缺点就是,它不能将开发环境自动生成的代码区分,于是,我手动进行剔除,只统计手动输入的有效代码和注释。统计结果肯定是不精确的,但是,误差多大,我也说不准啊,就按个人的接受能力去选择性地相信吧!统计结果如上图所示。

 

 好了,话不多说,我们开始进入正文吧^_^

 

 很久没有动笔写东西啦,代码除外。想想,也该写点什么总结或是心得之类的文字,来总结或者说缅怀下即将逝去的青春。至于谁会看,写得好不好看,那就不是我的本意了。只是作为一个参与者,肤浅地写写、记录下那一些愚蠢的事,那些难以启齿的事,那些早已永远封禁在“恶魔的世界”的事……我不说,你们肯定也不懂;我说了,你们也不一定相信吧!确实,在信息安全的领域里,没有什么是绝对信任的。再完美的系统,也有被攻破的时候,时间问题而已。时间,便是对谎言的最好检验。

 

 大学四年,时间太长,每天都在发生事情,只不过大多都是枯燥无味,寂寞难耐,三点一线……这些平常事就像是生活这个程序里的一行行代码,在执行这些代码的过程中,总会时不时出现一些 “错误”,这些 “错误”有的是意料之中,有的是意料之外,更有甚者是假装意料之外。平凡中,就由这一个个 “错误”点缀生活这个大程序。然后,我们一点点去改变生活,生活改变不了,于是转过头来改变自己,自己改变不了,就开始改变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,追求一个完美的生活程序,从而达到内心深处的平衡与满足,这样堆栈就平衡一样。

 

 作为一个信息安全的技术人员,更通俗的说,就是一个程序员。这四年的学习、生活,离不开我的电脑,其实我并不爱它,它砸过一次我的脚,刻骨铭心的疼,而且关机速度和开机速度一样慢……虽然不爱,却离不开它,也恋恋不舍图书馆机房第二排靠窗的那台电脑,那台电脑真的很棒啊,有一半的编程时间都在那里渡过,虽然它经常在我不经意间蓝屏,丢失了当天写的代码,我却不怪它,因为那里位置的视角真好,可以看到整个机房的总体情形,靠窗,能看到人来人往的行人,最适合写程序装逼用了。给人一种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之外的感觉啊!大三上的那个学期,中午总是有一个女孩子抢那个位置上机,要不是见她很漂亮,我肯定坐得离她远远的,然后发动个“ARP欺骗攻击”让她断网,被迫离开。这些事情,想想就好啦,我还没有做过这么损人的事情呢!那个攻击程序确实写出来了,当时想让全校都断网来的,写出来后,整个人的心态都改变了。一个人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对手无傅鸡之力的同学们发动一场网络袭击,真是太不人道了,这不是我一个形象阳光的有为青年所做的事情,虽然内心无比阴暗,崇尚“恶魔”的力量,不爱“天使”,那是因为“天使”从未降临过我的世界!为了认识那个女生,我还专门花了一周时间去研究了机房的那个还原卡,打算在我们经常上机的那台电脑上装一个自启动的小程序,满屏幕都显示我酷酷帅帅的签名——“Demon·Gan”,显示自我介绍,并安装全局鼠标、键盘“钩子”,将鼠标键盘的信息都屏蔽掉,让电脑动弹不得,设置一个快捷键,按一下,“钩子”都卸载了,电脑就可以动了!我只需坐在旁边静静等她出现,等她开机,看到酷酷的签名后,我就闪亮登场,自我介绍,帮她解决问题啦……这个想法真的太棒啦,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。后来程序写出来,全局“钩子”、图片显示什么的都实现,就是开机自启这个模块做不出来啊!一直破不了那个还原卡的对系统的还原,有些苦恼。其实,想突破还原卡还有一个更大的目的是,在学校的所有机房都装上我的“残翅”木马!“残翅”是我写的第一个木马,功能还是很强大的,能传输实时不同画质的截屏、通信、执行任意Dos指令、远程控制等等……一天晚上却碰到她居然和一个胖子一起牵手走在校道上,回到宿舍对着楼道的大镜子看了看自己高帅的标准身材后,心想,为了她变成一个肥仔,不值得啊。于是,对她的好感全无……

 

 这个时间线有点乱啊,因为这篇文章可不是按照事情发展的先后顺序遍历而来的,而是根据我的脑海对事情的深度遍历和广度遍历加权后,由我下意识的本能应激反应处理后的理性选择而来。既然上面谈到时间,那就谈谈那一无所知的“Hello World”!那个世界,比较单纯,却无情。

 

 2012年的8月份,父亲提前一周送我来北京上学。我敬佩我的父亲,他是我的精神支柱,就像是Win32函数库,支撑我所有的调用。有他在,我便会永远追求卓越,不论在哪行哪业。上一年他病危的时候,我顿感到我整个精神世界的安防系统,遭受毁灭性的病毒入侵。神经就像感染了PE病毒一样,一个感染一个,一直感染到指尖,变得颤抖冰冷,失去了感受温暖的温度。祝愿仍在医院的父亲,早日康复,早日康复,早日康复!!!也很感谢那段时间朋友们的鼓励和安慰,谢谢各位,谢谢美女“小墨”!和父亲逛了一周北京城,挤过下班高峰的地铁,睡过五星级酒店的床,排了一整天队就为了吃一只鸭子,还是只吃皮……和父亲一起逛的北京城,感觉还是很舒适的,在那略有秋寒的北京,感到温暖和喜悦!一周过后,我军训了,父亲便在我军训的第二天回去。前十年,我长在农村,农村的所有农活都干过,也深知做农民的心酸苦楚;十年后,随父母来到了一座海滨小城市定居,慢慢成大……我是一个守旧的人,不愿主动改变,却偏偏来到这瞬息万变的计算机行业,更从事上了计算机行业“看门狗”的专业。一开始,我是拒绝的!高中以前,我用电脑只干三件事情,和老弟玩“跑跑卡丁车”、和老弟玩“拳皇97”、和老弟玩“死神VS火影0.95”;不知道Windows是什么东西?总感觉计算机里面的东西,都是理所当然存在的,现在,基本上都知道了,也知道了计算机的运行原理,CPU是什么,怎么工作,怎么读取指令……一切一切都不再陌生,耳熟能详,耳濡目染,即使不会,也能和外行者吹吹牛。“C语言”是我们上的第一门编程语言的课程,在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,室友怂恿我问老师,学完“C语言”能不能编外挂!其实那时我并不懂外挂是什么,直到大三了,自己开始研究外挂,写外挂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东西!老师微笑着说,理论上可以。用了三年的时间,我才领悟这句话的深刻含义!“理论上”这个词用得无比地精准,就好像是告诉小时候正在玩泥巴的我说,理论上现在玩泥巴的我,以后可以和当时学习编程的小孩一样厉害!也就是说,这句话,进可攻,退可守。无论以后你能不能用C语言写出一个外挂了,老师说的都是对的,你写不写得出,关键点在于你本人。这句话,明着听是一句否定句,实际上却给了我们有了到达沧海另一头的向往。我当时是这么理解的,居然说写不出来,那我就写出来给你看看,证明你是错的。成长到现在,事实证明:理论上我真的可以只用C语言来写个外挂。“Hello World”的世界,你想做的事情,都是理论上而已,就像是一个个砖块,理论上是可以一块叠一块,通向月亮,在中秋节的时候,坐在月亮上一边吃月饼,一边敲代码,偶尔还可以抠抠脚丫。

 

 人丑就要多读书啊!如果把大学的时间分成一到一百秒的话,我整个大学有61.11111111秒的时间都在学习,看来是丑成马了!错过了什么?爱情?吃喝玩乐?无所谓了,反正错过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拥有了什么,起码差不多都是自己想要的呢!上大学后,我给自己下了三个目标!一是大一结束后转专业;二是大三前当跆拳道协会的会长;三是谈一场恋爱;现在回头,从结果看来,三个目标一个都没有实现!但是,从过程来看,好像都差不多是实现了。一是我虽然没有转专业,却以专业前三年综合排名第一的成绩获得了保研资格,因为成绩好的同学,都转专业转走了;二是在大二的时候,当时的跆协会长易师姐联系我,让我接任会长,我打算先假装拒绝了,然后,师姐再坚持,我再拒绝,她再坚持,然后我就接受了!没想到,她没有坚持;三是我收到过情书;向女生摆过蜡烛,虽然不是表白,只是庆生而已,被怂恿表白,却紧张得说不出话来;拒绝过人,也被人拒绝过;就这样,一无所获,冥冥中,也没有那么糟糕吧。像是写了一个一千多行的游戏代码,做了很多努力,最后发现碰撞检测做残了,心力憔悴地放弃了。虽然什么都没写出来,过程却积累了函数、技术经验,等下次开发的时候,会直接做出一个联网版的出来!是的,说的就是那个在“恶魔的世界”里被我写残的“坦克大战”,这个游戏一共写了4个版本,一个比一个好!将理论变成实践的过程,要通过日以继夜的编程积累;有时不单单是积累编程经验技术,更是积累专注力!我从不熬夜学习,由于眼睛的原因。迄今自己的连续编程最长时间是14小时,在这段时间里,也就是一天的时间,我做完了两个课设!想到现在有很多初学编程的请教我,问看什么书?怎么学?其实,答案他们早就知道,只不过是不相信坚持的力量而已。一个程序的生成,都是要经过将代码文件编译成中间文件,再将中间文件和资源文件链接一起,生成可执行文件。程序的产生需要这样一个过程,人的成长,也会需要许多阶段性的过程吧。

 

 大学里,对你影响最重要的一个人,就是你自己;最后一个对你有重要影响的人,是你的老师;至于中间的我就忽略了,因为就像一个 IP分片攻击”一样,普通的入侵检测系统只对第一个数据包进行目标端口检查,至于中间的数据包就不理会了。同样的,中间的那些人不是这次我们所说的重点。大学的老师教得好与不好,就像是在阎王手里的页镜台,人间是非不分,镜中善恶分明。这一切,我们作为学生,最能感受得到了。至于,只会念PPT的老师,我就不评价了,年少轻狂的我,就与这样的一个老师当堂就“我为何抄作业”为题,大发言论,对于我的无理,感谢老师的宽容!我一直来都很感激教我们“数据结构与算法”的焦老师,他对每个学生都很关注,并对他们的编程和学习给指导建议。焦老师是大学四年碰到的少有的好老师,引领我们走进计算机的大门。他就是程序代码里的一条条注释,而且还是中文的,在读这四年大学的程序里,倍感亲切和感动。学生对一门课程掌握的好与不好,许多是因为老师的原因。虽然,老师经常告诫我们说,程序出现问题,不要总想着是编译器的错,要多想想是自己错了。事实证明,确实是这样的,有时候编译器出错,大多是没有搭建好环境吧。

 

 大学第一年是适应期,大家都羞涩,放不开;第二年,开始变得滑头,老油条了。就像是一个个在潜伏期的病毒一样,安分守己;一旦触发,就回不去了。都开始学会了选课、逃课,学会了挂科,以最轻松的方式取得学分,完成学业。对于病毒也分为不同种类、功能目的也不一样,有的感染PE文件;有的注入系统进程;有的替换了原文件……混哪里的都有!我们混普通社团、混学生会、混院系等等,相互认识。有好多社团,但自己感兴趣的就很少了。如果把大学比作是上厕所的话,社团就应该是那张厕纸,擦去我们寂寞的心情,抹去成长的烦恼。

 

 正如一个人是怎样的,你的世界就是怎样的;这句话也可以这样说,一个人是怎样的,你的大学生活就是怎样的。在生活面前,我做的其实都是选择题,而不是填空题或问答题之类的。选择了这样做,就要承担这样做得后果。对于世间,我们只讲是非;对于佛家,我们只讲善恶;对于大学,我们只讲青春,并无是非善恶;你喜欢一个人,但是她却不喜欢你,你仍会念念不忘,夜深时,总会望着眼前的黑暗,独自落寞,回想昔日的美好时光……这,有无是非善恶可言?喜欢一个人越深,被拒绝了,便想尽一切办法在她生活中消失。删去联系方式、微信、QQ;删去以前发的短信,清空聊天记录,推掉任何有交集的聚会或饭局;只为避免再次相遇,因为,再相遇时,你依然会喜欢她,而她,依然会拒绝你。不同的地方在于,这次你会沉默,那怦然心动的感觉依旧,却没有了追求的热情。有时会很傻,傻到剃了光头,只为了刹那间的目光交集!虽然会有伤害,会有人流泪,却没有是非善恶!当你反汇编一个程序时,发现程序加了壳,加了许多花指令、反编译之类的代码,这时,你会很生气吧,会不会骂道说,太可恶了!当你开发一个程序时,为了防止程序被反汇编,窥探算法或是程序被破解,于是,你精心对代码进行了加密,加入了许多花指令,反汇编指令,还凭借自己多年的开发经验,为自己开发了一个加壳软件去给程序加壳。当知道你的程序被人逆向破解的时候,你会不会感到生气?如果可以,是不是还想揍那个人?如何分辨是非?善恶如何评判?好像并没有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吧。只是,我们看问题的世界观不一样而已。有些事情没有是非善恶,只是不同。越长大,就越难恋爱,只是因为我们能分辨出那不是爱。到最后,自己孤零零地一个人离开了这个学校,没有回头。之所以没有回头,是因为你想见的人,不会来……

 

 你可以像“重放攻击”那样,你若想访问服务器的资源,先给服务器发送一个明文的用户名,并接受服务器返回的128位随机数,然后挂起等待;直到服务器对你发起资源访问时,你再将那128位的随机数返回给它,这样你便可以对服务器进行访问了;我想说的是,爱情是不是也和这很相似?当你告诉你个女生,你想访问她的世界时,你的世界就陷入了漫长的等待中;直到某一天,她也对你说,她也想到你的世界看看,那么你就获得了她的世界的访问权。如果,这些都没有发生,那么,她就不劳你费心了。无论如何,你要明白,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,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,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,挥手道别。没有人会陪你一辈子,所以,你要适应孤独;没有人会帮你一辈子,所以,你要一直奋斗。万不可,“中间人攻击”,从中作梗,篡改信息,这是我最鄙夷的做法。实在忍不住,你可以堂堂正正的来一场“泛洪攻击”或是发起“DDos攻击”,和她男票单挑,不过你最好能打得过他,然后,潇洒地转身离开。说到打架,哈哈,我虽不是跆拳道黑带,但是,完虐一个刚入级的黑带倒不是一件难事……

 

 是的,情感世界就是这么地一塌糊涂,我已经很努力地去建造经营了,股票却一直跌停。你很用心地照着书来写你的汇编代码,一行一行地看,一个字符一个字符地敲键盘,最后,编译链接,却出错了。无论多熟练的一个程序,总是避免不了错误,不同的是,有的是新错误,有的错误却反复出现,只是当时写代码的时候忘了!即使如此,我们仍会继续写下去,生活告诉我们,今天没希望,明天依旧没希望,怕什么。

 

 悲伤的苦水,倒不完,再倒下去,我的大脑就开始被“缓冲区溢出攻击”了,悲伤的“ShellCode”就会覆盖了我开心函数的返回地址,指向那辽阔无边的痛苦寂寞中,然后,我的大脑就会因为悲伤的死循环,崩溃,被迫关机……还是说一些令人激动的、健康向上、积极进取的事情吧。毕竟,自己还是一个“男神”呢,起码是我自己的“男神”!不过,利用“嗅探”,从身边的人搜集来的信息,提取后,得出结论就是:理论上,我是一个“男神”!我就像是逆向,很难会碰到真正喜欢的人,一旦喜欢,便是真爱;不喜欢我的人,管它呢!

 

 我参加过的竞赛屈指可数,但中奖率还是百分百的,这让我还是挺开心的。其实,母亲就一直告诫我说不要跟别人攀比,比这比那的!我一直都铭记于心,所以,我不喜欢任何形式的比赛或竞赛,便很少参与。我们做一件事情,很多时候是出于无奈,为了保研的加分,我还是选择了竞赛。第一次比赛,就和汪学长去了四川成都,汪学长开学后,拿到了清华的保研资格,很厉害!我们带着自己写的程序参加计算机博弈竞赛,这个程序主要使用了“alpha-beta剪枝算法”,其实就是“最大值最小值算法”的改进,成绩我还很满意,拿了二等奖;第二次比赛,是和两位美女“小盈”和 “小睿”组成的美赛数学建模团队,两位美女最终也成功保研了。我们都是第一次参加,一无所知,也很感谢我们的外援——袁学长,一直耐心给我们指导,鼓劲。成绩我也很满意啊,拿了二等奖;第三次比赛,是自己参加校内的ACM竞赛,我以前没有钻研过ACM的题,抱着试试的心态参加了。题目还算是不难,基本上都编程出来了。成绩也满意,拿了二等奖;这就是我全部的竞赛经历了,没有太多的描述,就像程序一样,最终我们只看结果。结果对了,程序就对了;结果错了,程序也便错了。The road is nothingthe end is all。程序也好,破解也好,病毒感染也好,我们只要结果,至于过程嘛,谁管它啊。“不管黑猫白猫,抓到老鼠的,就是好猫”。四年,做了很多事情,什么也没留下,却留下了一个网站——“恶魔的世界”(http://www.demongan.com)。网站倾注了我很多心血,花费了许多精力和财力打造的。如果你不了解这个网站是干什么的,建议去浏览浏览就清楚了,在此,我便不做过多的介绍。总之,得到的都是幸运,失去的都是人生……

 

 我喜欢去图书馆,但不是为了看书,也不是为了看美女,更不是为了去吹空调,仅仅是因为感觉氛围很好。当然,上自习一定要远离情侣哦,你们懂的。她们就像是一台没有为单身汪砌起防火墙的服务器,随意明文传递秀恩爱的数据,没有任何的遮挡防护,这明摆着就是想让人一举攻破,黑进去,提权,大搞破坏。自己写写作业,看看书,更多时候是喜欢去二楼的机房,一边听歌,一边写代码,一开始仅是毫无目的地重复练习着书本上的代码,敲来敲去,敲来敲去,发现很无聊,于是我为了提升自己的兴趣,便开始写自己设计的软件,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实现,想写什么功能的程序就写什么功能的程序,不懂的,就上网查,自己也建了一个积累本,专门记录我查找的内容和答案,慢慢地,积累了很多,发现自己能做的也很多了。到现在,即使在无网络的封闭环境下写一些坏坏的程序,也能得心应手啊。虽然时不时有网友出价请我写莫名其妙的程序,我都拒绝了,生活虽然不易,可我很珍惜。

 

 大学的圈子,很奇怪啊,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搞懂呢。在学校时,我们就像在同一个局域网中,可以任意ping通局域网内的一台主机,相互通信,没有阻碍;离开了学校,就离开了这个局域网,要访问它,需要通过VPN通道来访问,数据通过外网传输到内网的服务器上,内网的服务器和内网的主机再加密通信,做了一次加密中转,再熟悉的数据便会变得陌生起来。也就是说,我们在大学有一个圈子,离开了学校也有一个圈子;当我们离开了学校这个圈子之后,再去访问学校这个圈子的时候,就会变得陌生起来,有了隔阂。正如席慕蓉的《岁月》中写的:“好多年没有见面的朋友,再见面时,觉得他们有点不同了。有人有了悲伤的眼睛,有人有了冷酷的嘴角,有人是一脸喜悦,有人却一脸沧桑;好像十几年没与我的朋友们共度的沧桑,都隐隐约约写在他们的脸上。原来岁月并不是真的逝去,它只是从我们的眼前消失,却转过来躲在我们的心里,然后再慢慢改变我们的容貌。所以,年轻的你,无论将来会碰到什么挫折,请务必保持一颗宽谅喜悦的心,这样,当十几年后,我们再相遇,我才能很容易地从人群中把你辨认出来。”

 

 我一直都想要走得潇洒,就像一个无情的人一样,没有依依惜别,没有看着身边熟悉的人一个个离去的心酸,也没有一句句看似没必要却是最想说的祝福语:保重;我一直都是一个理性的人,却一直在做感性的事情,从心出发,注定要与这世界格格不入。计院毕业晚会那天,看完晚会班里和二班一起去外面烧烤了。酒一瓶一瓶地往肚子里倒,我知道我能控制自己停下来,却不想停,为什么?因为我的大脑 控制神经的进程已经被DLL注入了,远线程注入也好,修改进程导入表也罢,毕业季的病毒代码模块已经被加载并运行起来了,一个细胞一个细胞都被注入了病毒代码,一个感染一个。嘴巴不走自主地说,手不由自主地拿起酒瓶……我们班的美女“小瑞”说:“刚入学的时候,男生都不喝酒,只有女生喝;怎么今夜,只有男生在喝酒,女生都不喝?这四年来,男生都经历了什么?”。哈哈,我笑了一个晚上! 经历了什么?一言难尽啊!我知道男女对待事情的方式不一样,男生选择喝酒,女生估计会一直shopping吧!无论如何,同窗情已经像是一个硬盘病毒,写在了我脑海硬盘的固件上,开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后门,只有当聚会人齐时,才会触发,与外界进行通信,传递交互数据信息。无论怎么格式化,重装系统,无论随着操作系统的更新换代也好,固件中的病毒依旧深埋隐藏,静静等待满足触发条件的那一天的到来。

 

 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啊!熟悉了,走在飘着漫天柳絮的春风里,望着前方笔直的道路;熟悉了,路过人来人往的操场路,浏览一张张充满朝气的海报;熟悉了,踏进图书馆的那一刻,总要回头望望那个角落里是否有你的身影……从陌生到熟悉,再到习惯,花了四年,然后,转身,离去。只要转身足够快,你便不会不舍;只要闭眼足够快,你便不再流泪……这些记忆不会忘却吧?在计算机上删除一个文件,只是删除了它的文件索引而已,内容仍完整地留在硬盘上,直到有新的数据写入覆盖,数据才会消失。这些记忆,不会被覆盖,所以,将会一直完整地存储在我们的脑海中。即使,某天我们叫不出一些人的名字,但是,那些笑容依旧熟悉……

 

 很想把自己积累的四年经验分享给还未离开的学弟学妹们,没动笔前,想了很多,可以给你们写学习经验,教你们怎么学习?复习?如何不去上课都能考高分?该选哪门课?哪门课容易过?怎么学编程?看什么书?写哪些程序?哪个阶段该干什么?哪个阶段不该干什么?如何找女朋友?如何表白?如何维护好身边的关系?选什么社团?哪些社团有哪些好处?北京哪里好玩?哪里有好吃的?……就像写开发文档一样详细!或许生活,根本不像计算机世界那样简单粗暴,它不止有01,还有23456……想让大家少走弯路,过得轻松些,其实,我又怎么知道我自己走的是不是弯路?自己走的是不是轻松?每个人的成长环境都不一样,程序也会因为开发环境不同,所用语言不同,最后出来的程序也会不同;要想结果都相同,那么肯定加了很多限制、约定或是协议,按部就班,最后出来的虽是一样的程序,但那却不是生活了。生活就是这么不完美,你想要得到一样东西,有时,就不等不放弃一些东西。结果,虽很重要,却不是全部,但我们可以根据功能,去设计程序,根据结果,去指导我们的选择……追求卓越,成功就会在不经意间追上你!

 

 别了华电!下一次回来,不知是什么理由?怀着怎样的心情?

 

By  Demon·Gan

2016-06-09 午后


下载地址:点击下载
打赏本站